沭。♥ Shu

❥ 沭。、Shu、ㄕㄨˋ 大家都叫小沭。
❥ 台灣COSER。
❥ 非常沉迷於霆峰和琰蘇/殊。
❥ 最近迷上了啟紅!只會發糖XD
❥ LOFTER應該是只會放文(?

WEIBO ❥ http://weibo.com/shuhitsuji
WC ❥ 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shuhitsuji

—— 【霆峰】髮型

【霆峰】髮型

RPS

 

陳偉霆用叉子撥了撥塑料保鮮盒裡的雞蛋白,身邊的助理用著手機對著自己拍照。

之前有時候是自己要求幫忙拍照,大多時候是他的團隊很開心地對著他喀擦喀擦。

不管怎麼樣,他都已經是非常習慣眾人無時無刻注視著自己的當紅藝人了。

 

他邊看著流程邊吃著他的蛋清晚餐,任由造型師幫他再稍微整理髮型,為了戲染了近乎金色的髮色,讓原本的大佛爺瞬間溫柔了好幾分。

今天的髮型依然是後抓,能露出額頭與劍眉,但就是髮流的方向與以往簡單俐落的感覺不太一樣。

造型師別有用心的慢慢把髮流一捛一捛的安排出層次,讓本來露出額頭會很犀利的形象柔軟下來,陳偉霆還沒認真地注意自己的造型。

 

他吃掉最後一顆蛋白,滑開手機,跟大倫比了個六就往後面更衣室走,陳偉霆甚至連頭都沒抬一下,助理當這麼久看一眼就知道。

「再十五分鐘上台喔。」大倫朝他背影說了這麼一句。

 

他知道對方兩個手機號碼,也知道對方兩個微信號,如果今天他開口問對方帳號密碼,對方甚至不過問就會發過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要好,陳偉霆從來不會去糾結到底是什麼時候,反正就是這麼好了。

好到什麼程度,他也沒辦法形容,只能以一個模糊的形狀囊括。

 

兄弟。

 

他熟練的輸入一串號碼,撥出的同時甚至沒有顯示是已存在的聯絡人,就連這串號碼的主人也鮮少使用,鮮少使用卻從來沒有漏接過對方的電話。

 

「喂,威廉。」中性溫暖的嗓音,從話筒邊傳過來,聲音的主人沒有去看手機,滑開手機之後,非常肯定的說出對方的稱呼。

「峰峰,你還沒睡啊?」金髮下的眉眼聽見自己名字的瞬間就笑。

陳偉霆的語氣一點也不意外為什麼對方這個時間點卻沒有睡,反而像是一種問候語。

正確的來說,陳偉霆明知道倒著時差,卻能夠篤定對方凌晨時分會接自己電話,臉頰邊有一個酒窩。

 

「趕飛機囉。你今天什麼行程?」

用肩膀稍微夾住手機,李易峰歪著頭替自己穿襪子,衣料摩擦著話筒,聲音有一點不清,李易峰也不覺得對方這種時間點打來有何不妥似的。

「等一下就要上台沃,峰峰你是不是都沒睡啊?」

「你是不是都沒什麼吃東西?」李易峰沒回答他問題,他最擅長這樣。

對方像是因為一邊整理東西一邊聽電話,稍微會有點不專心,但也不是完全走心,會在關鍵問題上打太極,陳偉霆當然知道,酒窩深了一點。

 

「沒辦法沃拍戲嘛,對了我染了一個很亮的頭髮。」

在更衣室裡面對著鏡子講電話的人,這才側著頭注意起自己今天的造型,手機換到左手,有著W紋身的手指輕輕地撥了一下瀏海。


「哦?你給我發照片我看看。」

李易峰自己的髮色一直都是走深色保守的,他知道陳偉霆這個人很善於挑戰各種不同的風格,上次看見他的時候還是黑色的,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而已卻好像又過了很久,新的髮色引起了他的興趣。

「錄完節目在給你拍,照片要跟大倫拿呢。」陳偉霆一下側右邊一下側左邊,企圖想看到正後方的頭髮長怎樣,聲音忽遠忽近的。

 

他總覺得今天的造型特別久,難怪,真的看起來和平常不太一樣,後腦杓的形狀不是看得很清楚,自顧自地發出有點疑惑的聲音。

「怎麼了你?」李易峰從太平洋的另一端,感受到對方古怪的聲音。

「我覺得我今天髮型好像……」W的紋身反射在鏡子上,在叢叢金髮上特別的明顯。

「欸?不會吧,你不是等等就要上台了?」同樣是藝人,自然對於自己的外型特別敏感,造型上稍微有問題,都會有所影響,至少對於李易峰來說,特別重視。

「不是,不是辣個意思,就……」還在專注於側面的陳偉霆,雖然沒表達清楚,但他知道對方想說什麼,具體的怎麼個不同他也說不上來,不是怪。

「到底行不行?時間還夠嗎?」

對方似乎停下手邊的收拾,比本人還緊張的幫他設想。

可對方是陳偉霆,那個對任何人都給予信任的陳偉霆,就算差了點還可以的狀態他依然能夠不在意的露出那與自己不同邊的酒窩,思及此。

「……威廉,你掛斷,我打給你。」

「啊?峰峰……」還來不及阻止對方,只聽見斷線的聲音。

 

緊接著沒過幾秒,一通視頻通話急急的震動著。

最初的半秒鐘,陳偉霆內心突然有各種情緒同時出現,驚訝、怦然、緊張、興奮、開心、稍微得不知所措?

他無法解釋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況,但他完全沒有時間考慮這種心情了,手比心思還快就滑開介面。

 

手機瞬間整個屏幕像錄影一樣的,佔滿了整張臉。

因為拿的近,李易峰稍微有點擔心的神情還沒收回去,被陳偉霆捕捉到對方瀏海下淺淺的眉頭。

「怎麼突然……」

「別說這些,直接讓我看看。」李易峰打斷他的話,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為什麼是視頻電話。


這種貌似情人間才會有的視頻電話……

噢,家人也會啊,像跟自己的父母偶爾就會視頻。

跟朋友應該也是會的吧?

李易峰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傻?居然是為了陳偉霆的造型,打越洋的視頻電話。


「峰峰我打給你嘛,視頻很貴的沃!」

「你拿遠點,對,就這個角度,別動。」你打來就不用錢啊,逕自指揮著對方的遠近,刻意去忽視那個太燦爛的大白牙。


「哇!峰峰你身上這件毛衣好適合你!」

視頻裡的陳偉霆好像以為對方就在自己面前似的,突然把頭探向鏡頭,想看清楚對方,突然放大的高挺鼻樑,以及金色的頭髮特別閃耀。


「欸你傻啊,叫你別亂動,都糊了……算了你靠鏡子近點,我看看後面。」

對於對方一股腦想往手機裡撞的犬科行徑,他忍不住揚起嘴角,又故作矜持的讓他就著鏡子反射看後腦勺。

「挺好的啊。」李易峰很認真的盯著手機屏幕。

「是吧,我也覺得不錯,但是就是說不上來,有一種感覺。」

陳偉霆一直覺得張著大眼睛認真思索的李易峰,特別可愛,他很少盯著自己看這麼久。

 

比較多的時候都是陳偉霆盯著李易峰瞧。

有時候眼神對上了,他就只會露白牙的傻笑。

峰峰有時候會仗勢欺人,好像陳偉霆一直傻傻地被李易峰管。

他會盯著自己看這麼久,多半是自己身上有什麼是他不滿意的,比如說皮帶一定要塞好的強迫症。

 

「你造型師是個女的嗎?」沒來由地一問,他看見李易峰微微的歪了頭。

「是啊,你怎麼知道?」歪頭的李易峰只會在雜誌上看見,賣萌的那種。

「哦……」難怪這麼像。

這麼像自己。

 

「原本的造型師臨時有事的樣子。」

陳偉霆的造型師幾乎是男的,跟李易峰相反,聽說女造型師做的髮型會有一種軟萌的感覺。

「嗯-」像是思索一樣的上揚語氣,李易峰微微的嘟嘟唇,像是不以為意。

推測,應該是同樣的造型師。

 

「怎麼樣帥嗎?」

覺得對方應該是看夠了,才把手機拿得更遠一點,讓對方看見整個上半身,順道再用手指撩了弧線吹高的瀏海邊際。

「沒我帥。」

李易峰看見W的紋身,以及因為抬手而鼓起的上臂肌肉。

他知道對方最近控制飲食很辛苦,但成效很明顯,變得越來越壯。

他突然想起好久以前一起買的那些相同尺寸的衣服,對方可能穿不下了?


「峰峰。」

對方的笑容從來就沒有收斂過,眼睛也瞇瞇的。

也不反駁李易峰比自己帥,只是輕輕地喊了他的名字。

「你時間差不多了吧?」

雖然很多人都叫他峰峰,但他始終覺得這兩個疊字,在陳偉霆口中特別柔軟。

 


尤其是就只有兩個字的時候。


 

「對啊,你上飛機就找時間休息吧。」

他知道長途飛行的工作是很累人的,視頻裡的對方,一看就知道睡眠缺乏。

那雙比自己大的眼睛偶爾會姍姍的眨著,總覺得李易峰在忍著不揉眼睛,手指會有意無意的碰碰眼角。

也許是第一次視頻,去掉真正的目的,剩下這種注意力都被集中在手機裡,看著對方聊天的樣子,顯得有點不太習慣和自在。


「嗯,那我回去再約了。」李易峰也終於想起他還有東西還沒收拾完,他站起身拿開手機,畫面天旋地轉的。

「峰峰你好糊沃。」對方開玩笑地提醒他還是視頻模式。

「好啦,我掛囉。」

「嗯,掰掰。」陳偉霆笑著等對方切斷,才放下拿的發酸的手。

 

他很少會讓助理近來提醒他時間到了,通常都是他主動出去等著,畫面還停在通話紀錄上,鎖定黑頻。

錄節目的當中,他感覺到大腿上的手機震了震,那天的節目陳偉霆笑得特別開。

震動的兩條訊息,陳偉霆得等卸妝時才能看了。

 

 

『剛剛忘了跟你說,錄影加油。』

『然後頭髮很好看。』

 


END



#腦洞來自於這兩個人的造型






#順便附上吃蛋白的霆哥




评论(6)
热度(71)
返回顶部
©沭。♥ Sh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