沭。♥ Shu

❥ 沭。、Shu、ㄕㄨˋ 大家都叫小沭。
❥ 台灣COSER。
❥ 非常沉迷於霆峰和琰蘇/殊。
❥ 最近迷上了啟紅!只會發糖XD
❥ LOFTER應該是只會放文(?

WEIBO ❥ http://weibo.com/shuhitsuji
WC ❥ 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shuhitsuji

—— 【啟紅】長衫

【啟紅】長衫

 

「佛爺。」

下人的聲音突兀的在一陣紙頁翻撥及筆尖書寫聲音中響起。

「說。」張啟山頭也沒抬,振筆疾書。

「二爺來訪。」

不慍不火的那兩個字,輕輕地敲了一下他的心房,著實地引了他的注意力。

張啟山難得從整個上午沒離開過的批文中抬起了視線,眉間的皺褶不自覺地鬆了,他淡笑吩咐,「備茶,請二爺到正廳等候。」

 

張軍座自從打響名號以來,這部防官一點也不輕鬆,尤其每次從北境回來的頭幾日定是累積不少文卷,許多零零總總的事情需要親自過目,不免得花些心思在瑣碎的事物上,好些天沒怎麼放鬆。

巧不巧的二爺最近也剛落幕連演幾天的戲,長沙城沒有人不知道佛爺與二爺的交情,梨園一開唱,佛爺只要身無公務定會捧場,若不幸碰上東北戎征,梨園外的恭賀花牌,排場最大的一定是張大佛爺。

 

「二爺。」

一身筆挺踏著長靴,金色的環扣隨著步伐錚響,軍綠色襯著紅線邊,不苟言笑的眉宇,見到端正著坐姿、優雅品茶的二月紅,磁性的聲線喚出的名,不知道有多溫柔。

「佛爺。」

二月紅放下瓷杯忙起身欲作揖,卻讓對方扶了個手肘,仰起頭對上來人的視線,下意識的把手搭住張啟山的胳膊,軍服的布料厚實,好似他隻手就能撐起一片天。

「怎麼今天有雅興到我這來?」

張啟山就著對方攀上的手,牽引他與自己對坐。

二月紅眸子彎著,嘴角也彎著「特別來跟佛爺道個謝呢。」

張啟山很喜歡看著二月紅說話,他心情特別好的時候說起話來,頰邊時有時無的會露出單個小酒窩。張啟山自己也有一個跟對方位置一模一樣的酒窩,只是自己不太常笑,一直以來沒什麼人注意到這個酒窩。

「我沒去捧二爺的場,這是應該的。」

他倆已熟識到隨意開什麼話頭,對方都能接,甚至不說話,都能知道對方想什麼。這默契也是早些年兩人還未落實九門上三門之前,佛爺剛從東北來到長沙,二爺在戲班裡初出茅廬,在斗裡培養出來的。

 

二月紅也沒接話,噙著笑喝了口茶,他們之間其實不需要客套話,東北的戰事越來越吃緊,佛爺能坐在梨園桌前豪不分神的聽自己唱戲,又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自己再不來這裡走動走動,怕是兩三個月也說不上話,喝了一半的茶餘溫未盡,被他揣在手裏捂著。

「最近似乎又冷了些。」二月紅望著窗外,隨意的低喃。

張啟山注意到對方捧著杯的那纖長雙手,被茶水溫度染上了淡淡的粉色,才想起對方畏寒,二月紅又把雙手又往袖子裡藏了點。

「冷?」

邊問著,大掌沒經思考的就探向對方漏出的那截白淨,在掌心碰到如玉一般清冷的指節時,二月紅回神似的抽了一下,險些灑出茶水,好在佛爺拿慣槍械的手特別穩,握得紮實。佛爺似乎也沒把那一驚當回事,自顧自的在二月紅修長指頭上收緊手心又放開、收緊又放開。

 

「怎麼沒多穿些?」張啟山皺了皺眉頭問著。

每次的收緊,就像在心尖上跟著收緊,掐著二月紅的心跳。

「家裡就都這些衣服,哪穿得起佛爺這種軍戎大衣。」二爺故作沒事的調侃著,卻也沒拒絕對方像是為自己取暖的行徑。

「紅府這麼怠慢二爺?」張啟山勾起一邊嘴角,大有點戲謔似的回應他的調侃。

「就是不敢怠慢,才沒衣服穿呢。」笑著仰起頭,對方也適時地收回手,二月紅感受到掌心粗繭離開前不捨得摩挲。

 

「盡是做了那些紅紅花花的款式,你說我一個大男人的穿那多誇張啊!」難得二爺說起家裡下人,興許是二月紅這名旦的響號,是覺得衣也要襯的上名吧。

「你不喜歡?」張啟山倒覺得,也只有二月紅才能把那紅紅花花的衣服穿出氣質,越是紅艷越發顯得對方的澄澈。

「喜歡的也就那些,今年沒做什麼能合穿的棉襖。」二月紅陷入了回想,「你那件深色細紋長衫,我覺得挺好的。」

「哦?」佛爺對於他中意自己的衣著略感意外。

「就那天下雨,我們在對街偶遇那次你穿的。」以為對方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二月紅補了句。

「嗯,我記得。」張啟山用手支著額邊,偏著頭,微笑著單邊的酒窩。

突然在話尾被接了回應,二月紅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兩個大男人的怎麼就提起衣著打扮。

「你喜歡?」

「嗯…喜歡是喜歡,合不合適就……」二月紅認真思考微微蹙了眉。

「那件挺合適的,款式簡潔,也保暖,用料是上品棉。」張啟山伸過手,拿走了對方早已涼的瓷杯,重新為他添上茶水。

「佛爺這是推銷我嗎?」二月紅睜著眼,連張大佛爺都懂製衣。

「嗯。」

「啊?」

「回頭我請人給你做一件。」一句話堵著他,佛爺笑的沒心沒肺。

「……佛爺」

「還喜歡哪件?嗯?」

「……」

 

 

 

END

 

 

 

 

 

FREETALK:

主要是發現火車劫邀請函那段,二爺的衣服和佛爺這套一模一樣

所開出的腦洞(X

我好在意他們到底有多少情侶裝WWWWWW






我知道启紅這CP是很虐

但是我是真的不會寫虐文

所以只能寫寫些小品

盡量去抓他們平日裡互動的小甜品之類的XD

希望會喜歡///

评论(10)
热度(53)
  1. View_vc沭。♥ Shu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沭。♥ Shu | Powered by LOFTER